全职正副队联盟
进巨团兵自产粮
读作popo写作波

【锤基】最后的生存者chp3

注:美国末日AU、ABO世界观(带私设)、Mpreg

      本章切基妹视角

Capter 3

“杰克!你在干什么?!”洛基失态地大吼。

警报拉响后他立刻往回赶,进门只间屋子一片狼藉,玻璃渣子碎了一地,桌椅倒了一片,海拉怔怔地站在房间中央,身边躺着一个刚被一枪爆头,现在还在抽搐的丧尸。杰克双手拿着步枪,枪口正对着海拉,惊得洛基心如鼓擂,耳膜充血。

杰克不回头地吼了回来:“.....她感染了!洛基!她感染了!你看她的右手!”

洛基顺着杰克的示意看去,海拉的右手手臂衣服破掉了,一个咬痕还渗着血,伤口不大,却是新世纪的人类最...

【锤击】最后的生还者chp2

注:美国末日AU、ABO世界观(带私设)、Mpreg

激情写文

Chapter2

丧尸爆发的那一夜,是洛基和索尔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。

他们坐在常去的那家法国菜餐厅靠窗的位置,等待着取酒的服务生。窗外车水马龙,街灯璀璨,万家灯火皆是温馨。餐厅播放着悠扬的蓝调,是上世纪的风格。索尔看不懂法语,点菜都交给了洛基。洛基修长的手指划过菜单上的法语单词,嘴唇微动,盘算着今晚的佳肴,而索尔的注意力都在洛基的嘴唇上,心猿意马。

他向来喜欢洛基读东西时的样子,不然也不会当初在公园喷泉的边上对捧着诗集的洛基一见钟情。

洛基突然抬眼促狭一笑:“怎么不说话......或者你更喜欢紫罗兰?”

“都可以,你...

【锤基】最后的生还者 chap1

注:美国末日AU、ABO世界观(带私设)、Mpreg

 

Chapter 1

自回到营地的第一步起,索尔就觉得氛围不对劲。

现在是凌晨五点,天色尚且漆黑,距离晨鸟出动还有一段时间。一般在这个时候除了值夜的哨兵,营地的人应该还在沉睡,但今天仿佛在半夜有什么访客惊扰了他们共同的睡梦,营帐已经亮了灯,穿着便服的士兵三五成群地聚在帐外议论着什么,看到索尔,他们神色复杂;索尔经过他们,他们立刻停止了讨论,只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索尔,完全没有了以前迎接回归者的关切......不,并不是没有关切,而是那关切变味了,多了些索尔读不懂的东西。

他皱了下眉,有点不知所谓,还有点不耐烦。他的小队...

【恺楚】 温柔的心(短完)


母亲节时有的脑洞  想看在妈妈面前暴露的师兄

希望所有风里来雨里去的人都能拥有最平凡的幸福

6.9k短完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苏小妍正在化妆。

作为一个有品位的富家太太,妆容对她来说是心情,是格调,是Dignity。即使一整天她都只计划呆在家里自己逗猫玩儿,苏小妍也会在睡了美容觉之后仔仔细细地上妆,何况这两天。这两天有着更让人开心的事情——她的儿子从美国回来了。

她的儿子叫楚子航,遗传了她的好相貌,从小优秀到大,是那种讨别人家艳羡的孩子。改嫁之前她担心过他与继父的关系,而事实证明子航的乖巧是全方面的,包括处理家庭关系...

奇异人生实况的一点观后感

断断续续花了很长时间,看完了c菌的奇异人生实况。首先感谢C菌,那么多的字幕真的辛苦了,作为B站最火的up主之一,她有着不同于常人的地方。

最初是在续作中被Rachel大叫着踢倒垃圾桶,放火烧山的镜头震撼到了,就翻出了陈年的旧视频来看,而原作完全没有让人失望。画面的镜头感很强,给人一种媲美电影的感受,配乐恰到好处,最后obstacle的旋律出来,简直让人泪目(声优也超级棒),而故事的节奏,叙事的穿插,故事线多而不乱,非常难得。

姑且不提百合的味道多少是制作组安排的,多少是C菌玩出来的,至少从镜头里可以感到制作组是没把gl当作需要掩饰的东西的。据说制作组几乎都以女孩子为主角,是因为想要描绘美好...

群刊终于到手啦(感谢环环)
手感超好摸着就停不下来(泥够
能够和大家一起产粮嗑团兵真的太幸福
嗯嗯,以后也要加油产出哦(´-ω-`)

【团兵授翻】狂妄之徒chp6

这章好长啊,终于弄完了

我真的能在开学前搞完第一部吗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在利威尔可以追上他之前,埃尔文已经大步穿过了大半兵营东侧的回廊;在他数着自己的步子前行的时候,他能听到自己靴子击在石板上越来越急促的敲击声。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叫利威尔回去,回去在训练场上等着他挨完这顿骂(甚至很可能被断绝关系),但他没有。现在有很多士兵在训练场上跑来跑去忙自己的事情,埃尔文不想让别人看了笑话。在下定决心直面接下来的一切之际,他感受到了某种奇异的情绪。

那不是害怕。他的妈妈伊索尔特不只一次说过,她非常确信埃尔文生来就不会感到害怕,至少不会为他自己。在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他就在王宫...

【团兵授翻】狂妄之徒chp5

“我觉得你现在的处境比你想象的还要危险,史密斯。你知道的,安博瑞气得要命。”拉德梅克栖在障碍训练场边缘的一个横梁上,他的立体移动装置整齐地放在横梁之下,另一套立体移动装置紧挨其旁。埃尔文疲惫地斜了他一眼,与利威尔到达训练场后,埃尔文终于感觉到睡眠的缺乏对他精神的影响了。

“我知道他会这样。”埃尔文说,尽管事实上他也没有考虑得很远。在他和利威尔来到兵营后,很多士兵都用奇怪的目光打量着他们。这让他颇有些烦躁,毕竟他刚刚经历了一个混乱的早晨。

他在来的路上一直思考着他们早晨的“接触”——的用词是多么含蓄啊,埃尔文,他对自己说——并且不断提醒着自己还有更十万火急的事情要做。他当时没有被什么难以遏...

【团兵授翻】 狂妄之徒 chp4

是教堂的钟声唤醒了熟睡中的埃尔文。在刚醒来时,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,为何在此。房间还很黑,一点光亮从西边的窗户透进来。高耸的希腊墙在它周围的建筑物上投下巨大的阴影。埃尔文的脖子酸痛,而且在制服底下出了很多汗。

“哦,”他咕哝着,然后坐了起来。他还穿着他半干了的,却依然黏在他身上的制服。坐直了后,他意识到他现在在起居室的沙发上,双脚不舒服地蜷着。不过好在他还是脱了鞋的。

墙上的木钟告诉他现在才刚过了六点,这意味着他只睡了不到四个小时。很明显,他还没有睡够,他的眼睛像是陷在了颅骨里一样酸痛,脸上的皮肤微烫而干燥。

他还记得他是怎么带着幼稚的挫败感倒在这里的。无可置疑,利威尔对他的评价触怒了他...

【团兵授翻】狂妄之徒 chp3

“看起来不怎么厉害。”

哈姆林打量着利威尔,后者正缩在他自己的位置,头垂在胸口。他熟睡着,黑色的头发在白色床单的衬托下无比刺眼。

“相信我,”埃尔文疲惫地说,“不要低估他。”他的胸口和喉咙还在因为遭受的暴力隐隐作痛,更别提他向来以自我为中心的骄傲了。他还没来得及向哈姆林详细解释发生了什么,但她好像已经猜得差不多了。

像埃尔文命令的那样,利威尔还保持着坐姿。那之后他们一直保持着沉默。然后慢慢地,利威尔身体渐渐倾斜,最后蜷成了一个球,一动也不动了。埃尔文怀疑他又昏过去了,他犹豫了一会儿,上前轻轻碰了碰利威尔,才发现他已经没有意识了,而且还发着低烧。后者使得他往利威尔身上搭了条毯子。他怀疑--...

1 / 4

© 波拉啃猪蹄 | Powered by LOFTER